xinfu888.com-鑫福网

从《全职高手》、《三体》到《一人之下》是谁

  2019年,对中国动画电影爱好者来说是充满期待的一年。《哪吒之魔童降世》以奇迹般的票房成绩让“国漫崛起”成为2019年最火热的词之一。

  电影在中国神话哪吒的人物原型基础上,对哪吒的人物设定又做了些许改编,于是一个是画着烟熏妆,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的“混世魔王”出现在了荧幕上,霸占了各平台热搜。

  《罗小黑战记》也成为今年的另一匹“黑马”,在赢得众多眼泪和感动之后,成功引起更多人对动漫行业的关注,也重新燃起了人们对国漫的热情和自豪。

  同时,我们看到各种风格和表现语言的中国动漫作品,它们正在以迅猛的姿态收获自己的受众群。

  而这些优秀的国漫作品,从原画师的构思选题到内容制作,最后以动画片的形式呈现给我们,都离不开其幕后的动画工作者。

  嘉人十月刊,我们与一些动画工作者聊了聊他们的原创故事,以及动画产业背后的运作“机密”。

  如何在诸多的漫画中挑选最适合改编成动画的作品,腾讯动漫内容总监李筱婷的团队内部有一整套动画立项的机制。他们会从多个维度进行评估,其中最核心的维度有三个:作品数据、内容开发潜力和IP商业化变现能力。

  近两年媒体上越来越常听到关于“国漫崛起”的声音,李筱婷觉得这种呼声的出现,背后原因是受众群体的热情很高,加上动漫作品自身的特质。

  “主要是因为国漫的核心粉丝越来越多,很多‘死忠粉’对振兴国漫是有情怀的,他们能够把自己喜爱的IP主动推荐给周围的人,也能为了自己喜欢的国漫角色或者国漫 CP跟别人争吵……从这个角度来看, 国漫确实是在崛起,它比网文更符号化和可视化,也比影视剧更具有想象力,人物角色也比真人更完美。”

  张楚岚是一个隐藏在普通人中的异人。在生命的前 19 年中,他一直小心隐藏着自己和别人的不同。直到有一天,神秘少女冯宝宝找上了他。从此他被卷入了前所未见的麻烦之中……

  但是,对于“国漫”这个概念本身,李筱婷认为从作品维度来说,并不存在“国漫”这种明确统一的风格。她更愿意鼓励各种各样不同的创作风格,和更加多元化的内容。

  这是绝对不能对凡人诉说的秘密!平凡的 16 岁少女小爱为心爱的芭蕾付出无限热情与努力,却总是不及好友小町。当她无意中翻开一本叫《恶偶》的书,才了解到小町惊人才华的背后竟然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具体的操作中,李筱婷的团队会尽量平衡作品气质的本土化和现代影视工业的国际化,比如《一人之下》的中期制作大部分在韩国,3D有一部分放在了朝鲜,还动用了在美国的音乐团队和在日本的后期团队。

  虽然是国际化制作,但导演和前端环节都是在中国完成,为的就是确保核心主创了解原作、喜欢原作,能更好地呈现《一人之下》独特的异人江湖气质。

  为衡量动画影视工业化水平和质量精良与否的重要因素之一,音乐在动漫产业中一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动画音乐监制梁潇带领我们走进幕后,了解怎样才算是优秀的动画音乐作品。

  比如在制作《一人之下3》的过程当中,梁潇要先和动画监制确认音乐风格和制作方向,挑选适合的音乐团队,在确保大家都充分吃透了作品的基础上,与音响监督和主作曲碰头开会,这是整体工作的开端。

  围绕小绿和小蓝讲述了生活中杂七杂八的的小故事。每集世界观都不同, 令人想要一直看下去,不然永远猜不到结局。

  因为这部动画的背景和老北京胡同街区的环境相关,但音响监督和作曲都是南方人,他们虽然对北京的主题很感兴趣,但感性印象却非常扁平。所以梁潇就抽空邀请两个人一起在老北京胡同里散步,感受真实北京胡同中的环境音,还特意去了声音博物馆采样了一些老北京的声音,慢慢大家的热情和创作灵感都迸发了出来。

  讲述身负通灵异能的女主角千云兮代替自己的妹妹嫁入了夜王府, 从此与男主结下不解之缘的故事。整部剧风趣幽默,充满惊喜。

  面对当下对于“国漫崛起”的舆论热潮,梁潇觉得动画作品中的音乐都是根据作品题材,和导演想要的效果来做的,并不限定统一的“国漫”风格,也不一定非要采用中国传统乐器配乐。

  比如《狐妖小红娘》的内核是中国传统恋爱故事,但配乐和歌曲却显得外向,有穿透力得多,更受年轻人拥护。

  故事围绕人与妖的爱情故事展开。设定妖如果痴情的话,就去找狐妖“购买”一项服务,让投胎转世的人,回忆起前世的爱。上演一场人妖生死恋!

  梁潇对未来充满信心,动画音乐在慢慢地向更加合理的流程化前进,从艺术创作理念,到完整性的设计,都在慢慢地显示出优势。这对于动画影视的音乐制作者们来说,意味着日益开阔的前景,和更有价值反馈的创作热情。

  一定程度上,配音赋予了动画人物真实的人格,声音与画面共同构建了人物的整体形象。配音演员徐静,更多时候以她的艺名“小连杀”被知晓,曾参与过《一人之下》《大护法》《镇魂街》等多部国产动画的配音,以及《疯狂动物城》《头脑特工队》等译制动画的配音,在动画配音领域有丰富的从业经验,也有对于配音工作独特的见解。

  给真人配音最重要的是贴合演员,要让观众听不出来是配音的,但是给动画配音,配音演员有更多的发挥空间,可以最大限度地创造这个角色。

  在徐静的工作中,每一部动画的录制过程都是配音演员用自己的声音、思想和创造力塑造一个个鲜活角色的过程,每一个角色都倾注了配音演员的心血和爱。

  虽然是一部讲述中华近现代历史的动画作品,但却用各种动物形象代表了各个国家。以兔子为主要视角,讲述了它们在蓝星上发生的故事。

  对动画配音演员来说,声音起到了对动画角色重要的塑造作用,让动画形象从平面变得富有真人的立体感。

  所以配音演员要非常清楚自己所配音人物的经历,才能更好地把握人物性格以及成长历程, 最后才能选择出合适的声音。

  霸气侧漏的妹妹“时秒”和懒散逗比的哥哥“时分”,可以因各种小事大打出手,遇到困难的时候,却也可以坚定地守护彼此,共同成长。

  对于漫改动画,徐静会先去看原著漫画,然后根据原著的剧情分析人物。如果能见到原著作者,配音演员就可以问一些作品中人物的完整经历,为制作人物小传提供信息。

  奕卫国大护法为了寻找失踪的太子,追到花生镇,一位名为吉安的人类在这里只手遮天,把花生人变得麻木且愚昧。大护法在寻找太子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些秘密——这些秘密让大护法成为被追杀的目标, 故事由此展开。

  配音演员要想配得更加丰富多彩,离不开巧妙的设计,配音时间长了,这种设计可能都不需要通过大脑,自然而然地就给出了那个方式。但最重要的还是真情实感,有真的东西在,观众是能感受到的。

  而实际上,我们的国漫作品,从创作题材到视觉制作以及呈现形式上,都正在趋于多元化的方向发展。

  很多人一想到“国漫”,脑海中最先呈现的形象可能是传统神话故事,或者带着浓郁历史气息的作品。而近些年动画领域有一批优秀的作品,是与当下时代的现实背景和生活方式相关的。

  而作为导演,邓志巍今天再提到影响自己深远的作品,觉得其中以小见大的刻画,手段高明精彩,至今自己内心都有着深深的敬畏。

  对于小说改编动画电影,特别是原著本身拥有大量粉丝的IP来说,如何平衡粉丝群体和普通观众的观影体验,是改编过程中需要导演权衡的难点。

  《巅峰荣耀》的改编最大限度地遵循了原著内容,并且通过一些调整,让整个故事对于粉丝和普通观众都有很高的沉浸体验。

  例如,考虑到一部分观众对电竞题材相对陌生,制作团队花了很大功夫将电竞游戏中一些门槛较高的术语优化成普通观众也能理解的语言,让观众能更容易地进入剧情。同时为了更好地还原和凸显电子竞技紧张激烈的比赛氛围,制作团队还邀请了著名游戏解说wAwa(闫紫境) 、米勒(钱晨)、管泽元来给动画中的解说配音。

  能够有许多优秀的作品出现,本身就是一件有眼福的事,而通过自己的工作,让更多观众了解和喜欢动漫行业,更是件幸福的事。

  如果说在电影领域,“国漫”之外,还有另一类影片会被冠以“中国”的名头,那无疑是中国科幻。而《三体》无疑是近些年来知名度最高、社会话题最广泛的本土科幻作品,也是大众对于改编影视作品最为期待的。

  《三体》最考验画师的部分就是其中有大量科学原理的运用,包括各种对未来世界的畅想与描写。如何将小说中精准且令人信服的文字用画面表现出来,让动画中的科幻设计更符合现实的理论依据,这是原画师肖文婷必须要做的事情。

  在“国漫崛起”呼声甚高的当下,身在其中的肖文婷反而多了几分冷静。“目前独立的国漫风格还没有形成,因为所谓独立风格是一种市场的取舍,是为了这个区域大部分人的喜好制作类似的作品,从而形成了一种现象。”

  对于当下这个中国动画快速发展的时代,肖文婷认为相对于独立的国漫创作,更需要有各种不一样的风格来展现创作者的能力和思想。如果形成了固定的风格,以后大部分创作者可能会被禁锢,会为了商业价值而去取悦观众。

  如果我们深入了解中国动漫领域,会发现“国漫崛起”并不只出现在2019年这个孤立的时刻,而是近年来“国漫”一直处于向上发展的状态。

  2018年4月,一本名为《镖人》的漫画作品,以第一卷单行本首月发行10万册的成绩引起了出版界和动漫爱好者的注意。在此之前,这部作品已经连载了三年,截至到现在,《镖人》单行本已经发行到第七卷。

  外行看画风,内行看文化,比起风格,许先哲更看重的是内核—也就是基于中国的文化,只有中国的创作者才能创作出来的味道。

  一部好漫画,需要拥有独具魅力的角色、新鲜的叙事和演出、广阔的世界观,以及浓烈的作者印记和思想性。这就可以成为很棒的视觉化的原创文本,也可以成为游戏、影视、动画等多媒体的拓展核心。